欢迎访问风尘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免费领红包软件?>?原创免费领红包软件?>?文章正文

当代年轻人恋爱只能做梦。

时间: 2019-09-17 10:33:38 | 作者:噗噗 | 来源: 风尘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30次

  有时我会好怀念,怀念初中用只有短信电话功能的诺基亚,将长长的短信分几次截开,发给喜欢的人。那时不懂花言巧语,短短的几个字也不会揣测其他意思,好就是好,明天见就是明天见,两三个字也是足够甜的,想起来的时候自己也会暗自笑的。

  如果你也有故事,欢迎分享给我们,投稿邮箱:

  《陈妍》

  文丨噗 噗?

  1

  陈妍把我带到一家奇怪的餐厅,餐厅很空旷,只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放着没拆开的生日蛋糕。

  我望着陈妍,不知道她想干什么。她猜到我的心思,说今天是我的生日,特地为我庆祝。说完,她歪了歪头,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许多。

  她拆开包装,插上蜡烛,回头说想和我合照留念。我刚拿出手机,她又说要给自己补妆。餐厅里没镜子,她问我能不能帮她涂口红。

  大概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咽了咽口水,想稳住呼吸。陈妍让我伸出手,我以为她会递来一根口红。没想到她把自己的手放到我的掌心,嘴角露出微笑:“以后每一年的生日我都和你过,好吗?”

  我使劲点了点头,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,心里一着急,嘴巴没张开,睁开了双眼。定睛一看,眼前只有屋顶的天花板。

  原来只是梦。

  或许这才是现实。我坐在床上,慢慢从梦中回到现实,打开林彦的聊天框,问起陈妍的近况。

  2

  我和陈妍是幼儿园同学。五岁的时候,我转到新的幼儿园,第一天上学就从家里一直哭到幼儿园。

  老师又哄又抱,好不容易把我领进课室,让其他小朋友跟我打招呼,分散我的注意力。我用老师的衣服擦了擦眼泪,看到周围全是陌生人,一下子哭得更伤心了。

  我越哭越大声,忽然,有人戳了戳我的手臂,接着听见一把稚嫩的女声:“给你喝牛奶,妈妈说喝了牛奶就不会哭了。”

  我擤擤鼻涕,看见一个扎马尾的小女孩。她比我高一点,眼睛亮闪闪的,笑起来露出几颗整齐的牙齿。看着面前的女孩,我心里抗拒上学的情绪忽然缓和下来,右手揉揉鼻子,接过牛奶。

  喝了牛奶,我的确不哭了——因为乳糖不耐受,我整个上午都在拉肚子。

  可我还是非常高兴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还悄悄把椅子挪到女孩身边,看她喜欢吃什么,不喜欢吃什么,至少她吃过的,我也吃过。

  午休睡觉的时候,我跟老师撒娇非要躺在她身边,还把自己的被子踹走了,和她分享同一张被子。确认老师离开以后,我睁开眼睛,幸亏我认识的字多,记住了她缝在衣服上的名字——陈妍。

  3

  再次遇到陈妍,是在初一。

  小学六年,我和陈妍在不同的学校念书。初中入学分班的时候,我看到“陈妍”这个名字和我排在同一份名单,我的脑海立刻闪过那双亮闪闪的眼睛。

  开学当天,我坐在课室伸长脖子,门口进来二十个陌生的面孔后,我认出了陈妍。她走进课室,左手拉了拉书包背带,看起来有些紧张,然后停在讲台,目光扫过课室剩余的空位,最后坐在我身后。

  那时我的眼睛总往后瞄,身体也总往椅背上靠。她还是扎着小时候的马尾,我听不清她和同桌的女生在聊什么,她的眉眼弯了弯,露出整齐的牙齿,脸上还是挂着那个明亮的笑容。

  不知道陈妍还记不记得我?

  再见到陈妍,我心里一直有这么个疑惑,以至于老师提问的时候,我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。我拿起课本掩饰自己的心虚,准备硬着头皮顶过老师的训导,没想到陈妍拿笔在身后戳了戳我屁股:“你说选C。”

  我本可以借此机会跟陈妍搭话,可由于害羞,我一直不敢向她道谢,只敢在收作业的时候,偷偷将她和我的作业放在一起,便觉得很幸福了。

  后来班里换位置,陈妍和我的距离变远了,我和林彦成为了同桌。林彦是数学课代表,陈妍的数学不好,晚修时都会找林彦请教作业。尽管陈妍不是来找我,但她每一次出现在我身边,我都紧张得不敢大声呼吸,生怕打扰她学习。

  有一次,林彦出去了,陈妍十分自觉地坐下来,“林彦去哪了?”

  “应该,上厕所了吧。”那时我都没勇气主动找陈妍聊天,偶尔能搭上话,就有种普天同庆的感觉。

  我向来晚修结束就立刻回家,从不愿意在学校多耗费一秒,那天林彦不在,陈妍向我请教数学题,我才心甘情愿留在学校。

  等到林彦问我怎么还不回去,我故作浮夸地敲打林彦的书桌,找了个借口:“等你啊,我骑单车载你回家。”

  其实,我就是想和陈妍多呆几分钟。

  4

  因为林彦的关系,我和陈妍有了更多的交流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陈妍问我问题的次数慢慢变多了。

  作业真的不难,难的是如何在陈妍面前抑制内心的激动,偶尔抑制不住,在草稿纸上写字的手居然颤抖起来,陈妍就会笑我:“这题这么难吗,明明是21,你怎么写成4了?”

  “是桌子太晃,我手抖了。”和陈妍聊天的时候,她对我说的每个字都让我回味好久,我连呼吸都怕出错。

  班主任把课室钥匙给我保管,这点正合我意,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等陈妍一起放学了。

  可不是每次都如愿以偿。

  有次中午放学,同学们陆陆续续从课室离开,我也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,却看到陈妍和别的男生在聊天,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,只看到陈妍在笑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特别不爽,语气变得焦躁:“快点走。”

  这句话我是说给男生听的,我一个人等陈妍放学就够了。听完这句话,陈妍抬头,眼里满是不解,以为我针对她,收拾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。分不清是嫉妒还是着急,我干脆地锁上了课室的门。

  离开学校时,我担心过她,可能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,我并没有折回学校。回到家,我冷静下来,随便扒了几口饭便赶回学校,他们还在课室,我心里一阵愧疚。

  我把课室的锁打开,陈妍一句话也没说。我看着她的眼睛,从她眼中我什么都看不出来,也不敢贸然上前道歉,我害怕陈妍因此讨厌我。现在回头思考当初究竟为什么这么做时,我还是对自己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下午,陈妍来找林彦的时候,竟然和我打招呼,我以为她会骂我,所以提前认怂:“对不起,中午你来得及回家吗?”

  她顿了顿,似乎忘了发生过这件事,问我:“来不及了。你下午要不要载我回家?”

  5

  这一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久到我以为自己已经忘了。我伸伸懒腰,下床拉开窗帘,看到放在书柜角落的教材,又想起过往的事情。

  升入初三后,中考的压力如期而至。那时班里最讨厌抄政治笔记,上课时一大段一大段地抄,等到考试的时候,能用的并不多。我政治成绩一向很好,自然成为男生们的大腿。陈妍也会来找我要笔记,因此我拒绝了所有男生,只借给她一个人。

  抱着是借给陈妍查漏补缺的心态,上课时,我认真誊写笔记,一点不敢马虎。但是我的字一向不好看,有时候,陈妍会过来问我她看不懂的字:“你的字好难看啊。”

  我嘴上口硬:“都借给你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  陈妍一边补笔记,一边跟我开玩笑:“不如你帮我抄吧,哈哈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可我心里的确考虑过帮她抄笔记。

  陈妍把我的政治课本带回家,第二天还给我的时候,课本多了一层好看的书皮。她说:“你的课本太皱了,我帮你包了一下。”

  我特别开心,像是收到什么贵重的礼物一样内心激动,表面上却还装作嫌弃:“咳,你要不把课本给我,下次我帮你抄吧,你太慢了。”

  拿到她的课本以后,我放在桌上总怕被别人撞掉,放进书包又怕被其他课本压坏。笔记一抄就是半节自修课,陈妍问我要是太辛苦就别抄了,但我一点都不觉得累。

  也是从那时开始,陈妍会在自己的政治课本上给我留言,例如“你的字还是好丑”,或者是“你明天上学不要迟到了”。我也会认真地回复她。像这样在课本上一问一答的行为,我把它当成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格外小心地守护,总觉得自己在陈妍心中是特别的存在,也会比别人更了解她。

  6

  中考前三天,晚修结束以后,我和林彦最后才离开课室,同行的还有陈妍。走到单车棚的时候,朋友突然说起班里的绯闻,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。

  虽然喜欢的人就在身边,可我还是敷衍过去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 “陈妍,那你呢?”林彦感觉在我身上挖不出新闻,便转移目标。

  单车棚的光线不好,角落的花盆排列得不太整齐,陈妍不小心绊了一下,身子一倾,忽然贴到我身上。林彦故意开我玩笑,我推开他,让他赶紧找自己的单车。陈妍陪着我,我们没走几步,陈妍小声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我忽然懵了,心情像是绽放在天空的烟火,绚烂又明亮。可是朋友没听到陈妍的话,我也不敢表现得兴奋,便让陈妍再重复一遍,“你说什么了?”

  “啊,没有,没说什么。”

  我识趣地放弃追问。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否认,但那句喜欢让我开心了很久。

  7

  林彦说自己也没有陈妍的消息,他问我为什么和陈妍断了联系,我没有回答他,这是另外一个故事。林彦缓缓打出一个问号,然后感慨:“其实那时候所有人都看出来你喜欢她,还以为你们会在一起。”

  我愣了愣,客观来说,我和陈妍的故事结局并不美好,我只是忘不了那些夏天,她刚好回头笑的那一刻,那个笑永远刻在我记忆里,也在后来的回忆里渲染得更好。

  “是啊,”我说,“就这么想想应该也挺好的。”

  编辑:kai

  配图: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

  投稿

  ↓ 你偷偷为喜欢的人做过什么事情呢?↓

文章标题: 当代年轻人恋爱只能做梦。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yfkitchen.cn/article-95-201394-0.html
文章标签:做梦??当代??年轻人
Top